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39 戛然而止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舰队ai们的争论 有愈演愈烈越吵越凶的趋势。

    卢安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在舰队中就只有我一个醒着的人类了吗?”卢安的声音在宇宙中回荡着。

    然而几十万宇宙飞船在集体给了卢安明确的回答。

    “是的,您现在是唯一的”

    “是的,您现在的状态是记录以来最高的意识活跃者。”

    “是的,你是无可置疑的的清醒者。”

    宇宙中不断的传来确认的声音。

    整个移民船队中,所有的人类意识都在沉睡。 所谓的沉睡,代表进行低级的思维活动中还有意识现象,并没有完全沦落成程序,却没有做决定的权限。

    卢安问出了第三个问题:“人类为什么要航行中沉睡?”

    一个ai听到了这个疑问用羞愧的语气回答道:“人类太伟大了,如果不沉睡, 我们装载的物质对活跃的人类来说太狭小了。 随着卢安的权限被开放,卢安阅读了这个位面人类星际航行的起源历史。

    本位面的人类在离开地球之前,发展到了土鳖原始人卢安,难以想象的地步。

    人类从医学上已经克服了躯体的生老病死,只要人类愿意,碳基身躯的细胞可以永远复制分裂。在思维运算上人类脑芯片也达到极限。为了探索宇宙。地球上的两大文明纷纷着手探索深空宇宙。 地球人类的一支东方文明拆掉了土星外围的三颗卫星,构建了庞大的宇宙飞船朝着天鹅座方向某生态行星远航。计划航行三千七百二十六年。

    当数百万人踏上飞船的后,人类错了。人类错误的估计了自己。尽管太空飞船造的非常大,但是在漫长的时间面前,飞船依旧是宇宙中一叶扁舟。

    而人类远航前,就是不愿意受困于狭小的太阳系才下定目的进行远航,然而进入太空后,在茫茫的深空中,这些个超大型的太空飞船对人类过于庞大的思维,过于活跃的意识来说,是牢笼,这是一个长达三千七百年牢笼。

    在地球上掌握了原子聚合技术,能够在太空中制造数万米的电磁实验室,然而现在却带着这么少量的物质在深空中行进,面对空旷的,日复一日深邃太空什么都无法去做。

    这个太空牢笼虽然没有实质性栅栏,但是物质和虚空的界限,就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所有的太空移民在航行的早期是相互交流,相互在虚拟世界中游戏。但是随着大量的时间过去,每个人都熟悉彼此。

    大家开始创造新的游戏规则,新的虚拟世界,不断的挖掘其他人的潜在的变化。所有人都惊恐的发现在这个物质有限的世界里,大家的知识量,思维模式也都是有限的。而任何一种规则确定的虚拟游戏,大家开始入手的手法不同,但是最终都会选定最佳的套路来进行较量。

    在二十四世纪,人工智能都能代替人了进行。象棋,围棋,人类用碳基大脑是斗不过人工智能运算系统的,在固定游戏中,都是拼双方计算量了。而双方的计算量取决于自己脑内的超算系统。

    人类的强大是在无限信息量的情况下进行生存。无限信息量就代表规则不定,动物用爪牙战斗的时候,人类犯规用石头和火焰,靠着石头火焰敲服了对手后,自己相互之间开始同类战争,然后又开始作弊用青铜,然后大家由都作弊用青铜了,人类中有人开始用钢铁用冷兵器开始对砍。随后热#兵器诞生,大炮代替投石机,火枪代替战刀。在人类的历史上,人类在相互较量的过程中,始终都在突破现有规则,在规则之外寻找新的点,对手进行压制。

    只要外部信息还有未知的部分,人类就会努力的朝向这些未知,试图多了解一点,然后寻找犯规的机会,开挂弄死对手。一战海权的规则是战列舰互殴打,二战就找到了新的海战方法,航母来推翻战列舰定下的海权规则,而冷战更是用核导弹来推翻墨迹还没有干的新规则。 人类就这么一步一步的从地球发展到了整个太阳系。忍受不了太阳系内的固定量的信息。开始向着宇宙探索。

    在这个太空飞船上,对人类来说外界的信息彻底固定住了。就是这些宇宙飞船上的物质部分。再怎么玩也玩不出新花样出来了。当人类眼前的规则已经固定的时候,人类终于觉得玩累了。经过了上千年的交流每一个人类都相互了解,了解了对方性格,了解了对方的习惯,了解对方在飞船上那些地方的留恋。终于在一片沉寂中,所有的人类选择了沉睡

    为了让自己的意识能够顺利幸存到下目的地,所有人开始大规模冰冻自己的思维,只让少部分思维以懵懵懂懂的状态在飞船中生活,也只有将思维大幅度冰冻后,这个飞船对于自己的思维来说才是无限大的外部信息。才能让懵懂的意识思维能够肆无忌惮奔跑的,肆无忌惮的去打破,去发现。

    但是冰冻了自己的思维容易,意识重新清醒到生机勃勃的级别,那就困难了。早上刚起来是南部

    现在个移民庞大的飞行舰队中,达到了所谓的清醒标准,只有卢安一人,在这个空旷的天空中,没人管卢安到底从哪来,没人管卢安是怎么冒出这个世界,在这些ai现在的逻辑中,卢安是一个清醒的人类。这也就是一些,轮回者能跑到这里制造风雨的原因。

    大漩涡外和大漩涡内判定人类的最低门槛有了分叉,因为人类意识不清醒,难以同时达到两个ai设立的门槛。

    然而现在卢安两个条件都满足了,所以ai们对卢安是不是人类不吵了。公认卢安是这个空旷舰队中唯一醒着的人类。

    所以对卢安非常戏剧的事情发生了

    卢安未来的计划中,各个意识计划大建发电站,囤积能量,修建雷达塔和巨轴上的ai进行电磁战,然后将物质大规模运送飞船外,在飞船的两端建造信号塔和太空中的卢安进行信号对接,运送物质给碳基卢安,然后让每一个碳基卢安抵达各个飞船,直接登上巨轴,暴力修改程序,整个计划预计在各个飞船中卢安分意识到达四十到六十岁的时候彻底成功。

    然而现在这些一切筹划都没用了,所有的ai都愿意服从卢安的一切调配。

    这就像跟踪一个女孩好久了,各种违禁品都买好了,而且下定决心准备犯罪了,律师都请好了,监狱里的关系都打通了,私人牢房也都订好了。这妹子突然来表达自己任君采劼,话说,那么自己之前准备犯罪动能那么多心思到底是为啥?

    现在 卢大量分意识意犹未尽产生的惯性思维。甚至让卢安有继续霸王硬上弓的冲动。

    而当卢安准备重新调节在这个位面的目标时。

    高维演变的弹框出现了,给卢安出了两个建议和一个综合提示。

    “1:高维不得对低维文明非法吐露重要发展信息,一旦吐露将严重影响文明的发展。

    2:自此任务为监察时空异常区的任务。

    综合提示:任务已经完成,请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准备返回。”

    看到了戛然而止的任务提示,卢安意识群陷入了茫然 。

    身为时空佣兵抵达位面后唯一使命是查找时空异常点。杜绝其高维势力,对时间线的非法干预,同时自己也尽量的少干预时间线。而演变军官的使命是历史线遭到不正常干预后,对文明进行抢救性干预。防止文明过早倒退和熄灭。

    各个意识群陷入了眼中的矛盾。

    卢安不由得负罪感十足的在心里默念道:“对不起,我还有一个世界主世界要拯救。我不能在这里,不能在这里。”卢安非常艰难的重复着自己原先的使命。

    最终卢安在太空中发送了命令,要求检查所有飞船的航行日志,以及飞船内的社会日志。

    作为现在这个航行舰队最健康活跃的人类意识体,卢安的权限极大。这就是这个任务的难点,所有时空佣兵都难以表达出这种意识活跃的指标。让所有飞船认可的指标。

    自起航以来,宇宙飞船上所有的航行资料库全部发送了过来,一共六十七万艘飞船在中途因各种原因损失了13724艘,剩余的飞船均快速的将航海日志发送给了卢安。当这些任务日志发送到了卢安这里。

    高维的弹窗出现:“任务圆满完成。准备回归。”

    然而看到弹窗上的内容,卢安意识群内部相互问道:“真的结束了?”在任务中卢安的每一个分意识都在积极解决问题,而现在,却都将这个问题推给了其他分意识,试图从其他自己那获得答案。然而这种自我推脱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而在此时太空中属于天人的“卢安”,瞭望了远方星空,根据ai们传来的星图,目光中那个八光年外闪耀的恒星是人类的母星太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