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四十七章 假象

作者:无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骨军的高阶将领都很骄傲。

    所以这名将领敢如此对魔宗大人的部众说话,然而听着这名魔宗部众的话语,他的头颅却是微微的垂了下来。

    这是事实。

    在这些年里,魔宗大人为北魏做了无数的事情,但这名魔宗部众所说的是事实,他所做的那些事情,的确是按照他的意愿在改变着北魏,是他想去做的事情,他便去做了。

    从来没有人能够命令魔宗大人去做什么事情。

    杨癫远不够资格,中山王元英也不能,哪怕是北魏皇宫里的那些人,也似乎不能。

    这名将领以前对魔宗大人也是绝对的崇拜,从未想过这方面的事情,然而此时,这名魔宗部众冷冷提醒他的事实,却让他感到了巨大的隐患。

    “我们的修行者不够。”

    一名军师站在杨癫的身侧,他不断深深的吸气,却依旧觉得胸口很堵,“还有什么办法?”

    “我没有办法。”

    杨癫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

    他身周的将领,包括这名军师在内,都很震惊的看着他,都无法想象,在这种时候,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我没有办法,但是王爷会有办法,刑恋会有办法。”杨癫看着他们,“而且如果我都没有办法,魔宗大人也一定会想出办法。”

    “我已经尽力了。”

    杨癫看着周围这些依旧有些发愣的将领,道:“既然尽力了都无法对付剑阁和这人,那便应该承认失败。”

    “那我们…”

    一名将领震惊而困惑的下意识说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全部原地休整。”

    杨癫异常简单的说道:“既然没有办法,那就什么都不做,全部休憩。”

    ……

    “这些北魏人竟然不攻城了?”

    看着江心洲上和对岸北魏大军之中的动静,很多看出端倪的南朝军士都震惊起来。

    不攻城对于林意而言自然是好事。

    他沉默的转身,对着那些金乌骑躬身行了一礼。

    在城中响起的巨大欢呼声和呼喊着他的名字的声音里,他回到残墙的上方。

    他对着那些已经死去的剑阁中人,和对着那些还活着的剑阁中人也再次认真行了一礼。

    “我是你们认定的阁主。”

    他看着那些还活着的剑阁中人,尤其是看着为首的原道人,说道:“但身为你们的阁主,先前一直是你们护着我,但从现在开始,你们尽可能不要出手,应该由我来护着你们。”

    稍晚一些的时候,一名青衫修行者在已经被铁策军接管的南门外出现。

    这名青衫修行者被迅速放行,然后来到了林意的身前。

    “我带了一些药来,有一些是上佳的伤药,还有一些是补充真元的灵药。”

    这名青衫修行者将随身的行囊卸下的同时,用极为低微的声音对着林意说道:“我家大小姐会来,她会带更多的灵药过来。”

    这名青衫修行者是陈家的修行者,所以林意听着他的这句话,便很清晰的知道,陈宝菀会赶来。

    在这种时候赶来,便是真正的患难与共。

    他很感动。

    他想到了自己在眉山之中听到她有难的消息,便不顾一切的赶去救她的时刻。

    那时候的他也很弱小,似乎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但他明白,这时候他的心情,便是那时候她的心情。

    但越是如此,他此时却越是分外想念萧淑霏。

    这是一种无法遏制的想法。

    萧家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战况。

    那她也应该知道自己在和这座钟离城共存亡。

    那她现在在做什么?

    她会来吗?

    …….

    “是谁让那些人去北魏送死的?”

    萧宏的声音在空空荡荡的中军大帐里响起。

    大帐外,呼啸的夜风拍击着帐面,似乎在补充着他心中的愤怒。

    中山王元英,此时是这场旷世大战之中,北魏方面最具权势的人物,而他,南朝的临川王萧宏,则是南朝方面绝对的统军人物。

    他微眯着眼睛,看着沙盘上那一面刚刚移动过的黄棋。

    “我似乎没有签过任何调令,也没有发过任何兵符……边军的这些老家伙,难道已经忍不住要推一些替死鬼出来了吗?”

    他的面上没有杀意,他的语气也并不严厉。

    然而真正跟随他多年的人都十分清楚,当他真正发怒,起了浓郁杀心的时候,他的嘴角会微微抽搐,而此时,他的嘴角抽搐得太过明显。

    “没有人会做替死鬼。”

    微弓着身凝立在他身前的一名红袍供奉轻声的说道。

    萧宏一顿,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却不说话。

    “除了您之外,南朝还是有人能够调动那支军队的。”他身前这名红袍供奉轻声却清晰的说道:“李将军部原本便属于中州军…虽在边军阵线之中,但不需要您的兵符,只要中州军之中有人下令,他们也会听令。”

    “是皇兄!”萧宏反应过来,厉声轻喝。

    “是有人让皇宫里发出了那样的命令,或许也未必是圣上。”

    红袍供奉不想再打哑谜,他点了点距离那面黄旗并不太远的一面血红色旗帜,道:“他们不是想让这几千人去送死,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从您这请了军令,调动了定远的三万军队却守粮道。现在这三万军队在固城附近,那里根本没有北魏军队的活动痕迹,所以对于北魏军方而言,这三万军队也消失了。”

    “所以此时最终形成的假象是,这三万六千余精锐军队,已经袭入北魏境内,要直取洛阳。”

    红袍供奉顿了顿,抬头看着萧宏,认真道:“哪怕我是中山王元英,我也会这么认为。”

    萧宏的双手在袍袖之中微微颤抖起来。

    那面血红色旗帜代表的定远边军三万余精锐的动向他当然清楚,在他看来,之前那些边军将领请调的军令没有问题,那三万精锐保证粮草运送更是稳妥,可以保证整个大局按照他的设想,往更长久的时间里拖去。

    然而他没有想到,那些边军之中的老家伙,竟然会用这样的手段,造成足以乱真的假象。

    和那些边军之中的将领所想的一样,他并不想竭力发兵去钟离,在钟离和北魏决一死战,那在他看来太过危险。更何况,他觉得,他和他皇兄所需的,便是要尽可能削弱那些不明白这是谁之天下的将领的力量。

    林意和剑阁并非皇兄所喜欢的,韦睿也并不是好掌控的存在。

    “他们想要牵制住党项,和让中山王元英回兵救洛阳。”

    他缓慢的寒声说道:“既然他们造就足以乱真的假象,但只要令这三万军队在他们的面前现出行踪,这种假象便不攻自破。

    他们要战,就让他们去决一死战。”

    这名红袍供奉很清楚萧宏的意思,但却摇了摇头,道:“我已经设法调动,但是他们不会离开那片区域。”

    萧宏呼吸一滞,“难道他们想抗命?”

    “不,他们有理由。”这名红袍供奉面容古怪道:“他们沿途的水中被北魏人下了毒药,都染了恶疾,大军无法行军。”

    萧宏的面色瞬间苍白起来。

    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发出了真元的轰鸣声。

    他当然明白…那不可能是北魏人下的毒。

    这些边军之中的将领,那些老油子…无耻起来,真比他所想象的还要无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