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二十四章 真正的镇河

作者:无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俱罗这种修行法,即便是沈约那样的存在都无法窥其全貌,别说是此时的原道人,就连林意自己都不太明白自己的这种变化。

    这就像是他身体适应不同外境的自然反应,当他的血液流动变得异常缓慢之后,周围的天地变得安静下来,他的感知却变得更加敏锐和清晰。

    寻常的修行者不会去挑战长时间的内息,然而他在被眉山的路途之中,就已经在修行之中不断陷入这种长时间的内息。

    现在林意所需的,就是自己的感知变得更加清晰和强大。

    在水中战斗,真元再过强大也会被削弱,周围的浊水之中又有无数的悬浮物,环境远比在岸上要复杂得多,就如席如愚先用这些上方垂落下来的铁索为武器限制他的行动一样,他要想限制席如愚,也只可能依托于此时水下错综复杂的环境。

    他也不想给席如愚太多平静思索的时间。

    先前最早到来的这支北魏军队以惊人的速度搭建了这座可供大军通行的浮桥,除了这支北魏军队很擅长做这种事情之外,很大程度来源于他们在上游砍伐了大量的树木,顺水漂流下来,还有他们劫掠了附近州县的大量船只,将这些坚固而花费不少钱财才能制造出来的船只都当成普通的浮物。

    当林意的感知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大,他的感知里,出现了许多船底。

    这些船底有的很小,不过是那种寻常的渔船,有的却很大,是那种木材极为坚厚,刷了不知多少层油泥的大型商船。这些大型商船在平常时候都是商行财力的象征,但现在无论是这些大船还是小船,都被这支北魏军队压了不少压舱水进去,这些船都吃水|很深,船甲板的高度和寻常浮物几乎相同。

    这些船底,在此时林意的感知里,就像是一个个巨大的倒扣的岛屿。

    水中响起一道极为怪异的轰鸣,林意手中的镇河塔心猛烈的击了出去。

    席如愚手中握着的那些铁索上散发出奇妙的辉光,直觉林意的这一击就将落向他这些铁索。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根镇河塔心却是骤然改变了方向,狠狠的刺向上方。

    随着林意身体的些微跳起,这根塔心的尖端重重的扎进一艘大船的船底,那些厚厚的水垢和油壳以及坚韧的船木瞬间被洞穿。

    浮桥上正有许多北魏军士在通行。

    有不少北魏军士正经过这艘大船的上方,他们陡然听到脚下一声沉闷至极的轰鸣,突如其来的剧烈晃动,让那些身手不凡的武者都难以稳住身形。

    一击之后是第二击。

    林意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手中的镇河塔心倏然从破孔处拔出,再次往破孔处边缘砸去!

    在他第二击落下之前,席如愚已经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缚在腾蛇重铠身上的铁索瞬间绷得笔直,然而整具腾蛇重铠却并未像他想象的一样,被他迅速往前拖动。

    他的身体反而被人在背后猛推了一把一般,往前浮动不已。

    腾蛇重铠加上林意的体重,加上这根镇河塔心的分量,实在太过沉重,而现在他是在水中,不在陆上,他都无法完全适应这样的变化,两相较力之下,他的身体反而有些不受控制的往前浮去。

    即便是水流也无法阻止那种刺耳的破裂声的传递。

    浮桥上和岸上的魏军都清晰的听到了浮桥下方响起的刺耳碎裂声。

    无数碎木在水中激射,带起无数道水浪,但这些水底的激流在下一刹那,便被一种更强大的力量捏住一般,往上提去!

    无数惊呼声在浮桥上响起!

    浮桥上响起了无数浮木的炸裂声。

    大量的河水从船底的孔洞涌入,让这艘大船瞬间倾覆,无数木板挤压在一起,那些原本连着这艘大船的铁索也承受不住这种力量顷刻绷断。

    大量的水流涌进船舱的刹那,席如愚的身体被暗流带得往上飘去,他的手往上一拍,一团水花在他掌前爆开,瞬间将他的身体往后方的深水之中压去,但与此同时,随着这艘大船的翘起,倾覆,下沉,这条大船的周围,出现了无数不受他控制的暗流。

    对于他而言,就像是有数十名修行者在这水底胡乱动用真元,紊乱无比的力量在水下肆意的穿行。

    浮桥上的绷断声和炸裂声更加密集。

    这艘大船原本吃水|很深,此时大量河水涌入,沉的极快。

    只是林意还嫌不够快!

    他在自己的身体失去重心之前,手中的镇河塔下再次往这艘大船的船底连砸数记!

    数声裂响在船底清晰的响起,接着浮桥上方响起更令人心惊的断裂声。

    此次响起的断裂声来自于这艘大船的船底本身。

    在所有人震鸣的目光之中,这艘大船在接近船头的位置折断,折成两段,往水下插去。

    一个巨大的漩涡,随着这船的沉没生成。

    无数原本固定的浮木随着水流撞击起来,很多原本固定住的船只也晃动不堪,脱离了束缚。

    席如愚连拍数掌,他将自己的身体强行在这样的水流之中稳住,然而即便如此,依旧有天翻地覆之感。

    在接下来一刹那,他手上抓着的铁索上却是传来他都几乎无法抗衡的大力。

    这并非是林意在此时剧烈的挣扎。

    林意此时在水中有些腾空,往下坠去,他的身体在巨大的水流冲击之下,如同一个水中的瓷瓶乱转乱晃,巨大的力量,来自于水流之中那些巨木,来自于破碎的船体!

    他手中的这数十条铁索,在无数的乱流之中,就像是数十根钓钩,不可避免的挂上了诸多的碎木,甚至是破碎的舱体!

    这种巨木和大船的重量,在加上腾蛇重铠本身的重量,已经不是他所能抗衡。

    他的身体虽然笔直的站立在水中,但却是如同被牵引的秤砣一样,朝着前方“飞”去。

    他的心中有凛冽的寒意升起。

    此时他甚至有些后悔用这种方式和林意战斗,但此时没有后悔的余地,唯有应对。

    他的右手猛烈的往上挥出。

    他手中紧握着的这些铁索天女散花般往上方水面刺去。

    咄咄咄咄.

    这些铁索如同弩车射出的数十支弩箭,瞬间洞穿了浮桥上的众多浮物。

    在他看来,若是这些浮物随着水流产生的力量连自己都无法抗衡,那林意便更不可能抗衡。

    随着他真元的剧烈喷涌,他胸肺之中已经火热起来,他不相信纯粹凭肉身力量战斗的林意可以坚持很久。

    然而就在此时,林意手中的镇河塔心狠狠的刺入河床之中。

    镇河塔心笔直的刺入河床。腾蛇重铠无比强横的在水中稳住身形。

    这根镇河塔心原本就是用来镇河所用,但之前一直作为兵刃杀戮,此时它才成了真正的镇河塔心。

    林意双手握住这根镇河塔心,用力的将它刺向下方更深处。

    他的身影,在此时混乱不堪的河水之中,就像一尊真正的镇河铁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